兰州分尸案:为防DNA被检测,将尸冻硬分割,凶手居然是位老刑警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深圳交警网违章查询_绍兴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少年智力开发报东北
阅读模式

2004年3月24日,此时的兰州仍旧是天寒地冻,一片肃杀的景象,一位四十多岁身材单薄的司机卷缩在货车里抽烟,突然车窗震动了几下,他慵懒地摇下车窗,只见一胖一瘦两个上了年纪的老汉询问说要租车上魏岭山拉百合,现在正是百合花盛开的时节,对此颇为了解的司机没有对其产生怀疑,更何况这两人衣着得体、举止斯文,也不像什么骗子,而且都上了年纪,接到生意的司机热情高涨地带上两位老汉,踩了油门,朝通往魏岭山的公路开去。

车子开到307国道的时候,瘦老汉突然说要停车下来看一下百合花开得怎么样,他下了车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似乎嗅到了血腥一样,眼里冒出一阵杀气,他敲了敲车门朝里头喊道:“师傅,麻烦下来一下。”司机脚刚踏下地面,头部就挨了一下重击,司机立即倒在地上,紧接着一下、两下、三下,经过一阵密集的击打,地上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307国道

胖老汉将尸体上值钱的东西搜刮干净,两脚一踢,尸体就坠落进寒冷的山沟,之后两位老汉将车子上的血迹擦干,开车掉转车头下山去了,车子下山后穿过兰州古城朝天水开去,在经过七道梁检查站时,瘦老汉用一张过期的工商局工作证蒙混过了关。出关后两人清点了一下杀人所得,一共2000元现金、一台小灵通。胖老汉正打算将车拿去卖,瘦老汉却下了车,离开时说了一句:“这车是卖不成了,搞不好还会将咱哥俩也搭了进去,得赶紧走人,返回兰州。”

“就这么撂在这儿了?”胖老汉不甘心地说。“舍不得你一个人守着它去。”瘦老汉冷冷地说道。胖老汉听完慌忙追上瘦老汉,他知道这么多年之所以一直没出事,全靠着瘦老汉缜密的头脑,他当然也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之前当过刑警,跟着他走准没错。之后,遗弃的货车以及307国道下的尸体被发现,经办此案的七里河分局虽然花了很大的力气,但还是没能侦破。

七道梁

不久,回到兰州的两位老汉又出手了,他们租了一间楼房较高的房子,盯上了一位美容店的四十多岁的老板娘刘红丽,计算好她回家的路线,卡好她回家的时间,安排了一场偶遇的戏码。瘦老汉看到她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样子:“你!小刘吧?我是老马啊,差点认不出来了,当年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呢?”

其实瘦老头之前在工商局上过班,他们确实见过面,不过瘦老头料到刘红丽肯定已经记不得他了,所以才找她下手。刘红丽第一眼没认出来,不过她又有些似懂非懂地回答:“哦,老马啊,想起来了,现在怎么样了。”瘦老头说:“看你满脸红光的样子,肯定赚了不少钱吧,做啥生意呢,做大了,我也投个资啥的,挣几个小钱,钱放在银行里也是放,啥用也没有。”

之后瘦老头又邀请刘红丽找个地方坐坐,不过警惕的刘红丽以家里孩子没人照顾为由拒绝,瘦老头早料到会这样,摆出一副“谅解”的摸样说:“不方便的话就下次吧,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留个电话,好以后找你咨询有关投资方面的事情。”

胖老头虽然很担心诱饵会脱钩,但瘦老头一点也不着急,他知道越着急越容易露出破绽,会打草惊蛇,终于瘦老头等到了机会,5月6日,刘红丽按照老马说的,来到一家老旧的楼房前,瘦老头知道身为有钱人,这样穷酸的房屋当然会引起刘红丽的怀疑,所以怕刘红丽起疑心的老马说:“我一位懂行的朋友住这,一块先来听听他的意见。免得出了什么差错。”

刘红丽一进屋就被捆了起来,之后他们将她身上的手机、现金、银行卡都搜了出来,当刘红丽告知有张银行卡的存款数额有20万的时候,两个老头高兴地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那个年代,两个老汉还没见过那么多的钱,刘红丽为了保命将卡的密码也说了出来,随后当他们来到银行确认了卡的密码是正确的之后,刘红丽被活活勒死。

为了防止分尸的时候血流出来,房间里留下痕迹,日后DNA被检测出来,他们还买了一个冰柜,将刘红丽的尸体冷冻了一夜,第二天,他们使用锯子、斧子等工具进行了分尸,并用几个黑色袋子装好,之后他们将装有头颅的一个袋子扔进黄河,而其余的袋子他们则用借来的车子运往魏岭山的山谷。

处理完尸体之后,两位老汉来到一家取款机前,将银行卡插进机器,不过因为两人都没用过取款机,看见卡突然被吞了进去,他们以为中了埋伏,吓得急忙逃跑了。当警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确认尸体就是刘红丽,并排除周边关系人300余人之后,案子却陷入了僵局。

2005年5月6日,同一个地方,魏岭山又发现了几袋被分尸的女性尸块,作案手法几乎一模一样,警方决定将两起案件并案处理,警方还发现死者丢失的银行卡曾在死者死后被人从卡上取走过1000元,当调取摄像头查看时,碰巧设备老化严重,影像模糊,不过警方还是依靠着这个模糊的影像画出了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并在市内各个银行储蓄点进行布控,不过整整三个月,凶手似乎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见不到他的踪影。

7月底,死者丢失的那张银行卡又被人使用,警方调取摄像头,但令人惊讶的是取钱的居然是位中年女人,在警方对其逼问之下,女人吓得脸色发白哭着说:“这张卡不是我的,是我的一个熟人贺兰定交给我的,我有急事向他借钱,他便给我这张卡,并要求说不准告诉任何人是他给的。”警方借由这个女人,终于将胖老汉贺兰定抓获,贺兰定随后将瘦老汉供了出来,这起案子才最终被破获,瘦老汉在被捕时还长叹了一声:“劫数到了,跟你们走吧。发财梦没有做成,人倒是弄死了几个,背背背。”可当警方审讯这两名老头时却发现他们居然有过很辉煌的人生,瘦老头甚至还曾一度站在人民大会堂的颁奖台上过。

瘦老头马金城,开始工作的时候是一名白银市公安局的警察,曾在刑侦队待过8年,1982年他以专业特殊人才的身份调入到兰州市工商系统的经济检查站,他在这里攻破多起走私案,还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登上过人民大会堂的颁奖台,不过好景不长,一件棘手的走私案将他推向了深渊,当时进行走私的两个团伙都很有背景,关系复杂,因为怕处理不好,他便将案子转给了另一个侦查组,结果和他意料的一样,罚款了事,最终他被牵连,一同被这帮团伙告上法庭,因为这事他被调离原先的岗位,被闲置起来。

后来各单位都兴办公司那阵,他被任命为单位一家公司的负责人,不过由于性格耿直的原因,各种各样诋毁他的匿名信纷纷涌到上级,他受不了那些诋毁,逮谁骂谁,还赌了气离开,单位也乐于让这个瘟神走,给他办了内退。之后由于不善经营,开个饭店被人骗,跟姐姐合伙开公司,后因债务问题跟姐姐闹上法庭,之后在老婆吵架过程中,一气之下扔掉积攒了20多年的家产,净身出户。北漂一心想闯荡演艺圈的女儿也对他这个没用的爸爸也越来越冷淡,诸多因素之下,漂泊流浪的马金城找到了朋友贺兰定。

贺兰定是名门之后,爷爷当年是解放西北的老干部,属于高干家庭,不过贺兰定有一个毛病,特别要面子,不过他自己却认为是急公好义,只要朋友开口,他啥都应承,他也不在乎别人笑他缺心眼,2002年底非典爆发,想着发财的他希望能开发一种能预防“非典”的药物,将四百万都投了进去,结果钱没赚着,投进去的钱还打了水漂。

尽管没钱后,贺兰定“好帮人”的毛病还改不了,大家都送给他一个绰号“呆子”,他把人家当兄弟,可人家却把他往死里整,一个和他从小玩到大滥赌的朋友经常找他借钱,尽管他穷得叮当响,可还是勒紧裤腰带帮忙,一次他这位有赌瘾的朋友居然黑心地向他借房产证,并说:“赢了哥俩对半分,输了我用我的性命担保,就是死也给你抢回来!”甚至还赌咒发誓,下跪扬言剁掉指头来闹,最终这位“呆子”糊里糊涂地将房产证借了出去。

结果朋友赌输了,朋友也失踪了,贺兰定失去了房子,自己整天还得躲着债主、法院,最后还被老婆赶出了门,两个老人最终抱在一起取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2006年7月12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贺兰定、马金城被判处死刑。

大家对这两位杀人犯怎么看,也可以在下方进行留言或评论,喜欢的朋友也可以在下方点一下关注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