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提私有化,“微博美妆电商平台”聚美优品(JMEI.US)这次能如愿吗?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深圳交警网违章查询_绍兴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少年智力开发报东北
阅读模式

昨日,“为自己带盐”的陈欧终于提出了第二次私有化计划。据聚美优品透露,公司在11日受收到聚美集团(JMEI.US)董事长兼CEO兼CFO陈欧为代表的买方集团递交的私有化要约。根据要约,买方集团计划以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收购其目前尚未持有的股份。

截至美东时间上周五收盘,聚美优品报17.43美元,跌5.78%,全日成交116.14万美元,换手率0.545%,最新市值仅为2.067亿美元。

(图源:同花顺)

按买方集团提出的私有化要约,该要约价较收盘价溢价14.74%。且截至去年第一季,陈欧共持有公司42.9%的股权,预期买方集团要完成此次私有化,付出对价并不会太大。若交易最终得以达成,聚美优品亦将从纽交所退市,成为买方集团的私人控股公司。

(图源:同花顺iFinD)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聚美优品曾进行并股,将1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更改为1股ADS代表10股A类普通股,借此提高股价。因此,若剔除并股影响,目前公司股价仅为1.74美元,较发行价22美元缩水92%。而本次要约收购价格2美元/ADS亦较上一次私有化要约提出时的要约价格7美元/ADS低71.4%。

但上次私有化要约由于私有化价格远低于发行价,遭到公司中小股东的集体抵制。但如今,情势再有变,聚美优品的股价进一步下挫,只跌剩两个亿美元的规模——不知道公司这次是否真到了要退市的时候。

营收连续三年负增长,利润缩至1亿元

聚美优品由陈欧、戴雨森等创立于2010年3月,其前身为中国第一家专业化妆品团购网站团美网。聚美优品首创化妆品团购模式,每日再网站推荐十几款热门化妆品,并以远低于市场的折扣限量出售。

提到聚美优品,无法绕过的是它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陈欧——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新浪微博开屏广告的人。

陈欧1983年出生于四川德阳,16岁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留学,并在大学期间创办在线游戏平台GG-Game,26岁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MBA学位,同年回国创业。

单纯这段经历来看的话,陈欧也只是一个普通、较为成功的青年创业者,实际上亦并无太大的特别之处。而真正让陈欧及聚美优品打响知名度的除了新浪微博不断出现的开屏广告外,便是陈欧的另外一个身份——最早期的互联网网红。

2011年,在聚美优品董事会的要求之下,外形还算不俗的陈欧成为了公司的代言人,并先后参加CCTV10 《创新无限》、天津卫视《非你莫属》、湖南卫视《快乐女声》、《天天向上》等节目,把自己活成观众眼中的“网红富豪”。

真正让陈欧“出圈”的是2012年底聚美优品的第二支广告。在1分39秒的广告中,陈欧饰演的创业者在面对外界质疑攻击后,抄起拳头击碎玻璃(玻璃有第二重身份的象征意义),踩着玻璃渣前进,并道“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

一时之间,“聚美体”、“陈鸥体”开始蹿红网络,陈欧借此成为了当时的流量网红——截至今日,陈欧的新浪微博仍有4264万粉丝,甚至高于很多演艺圈的明星。2012年3月,聚美优品每日的流水从1000多万增至2000多万。2014年5月16日,聚美优品正式登陆纽交所,当年公司归母净利润超过4亿元。

然而,亦是在此段期间,聚美内部传出了“假货”传闻。先是有自称是公司前员工的人在论坛发帖,指平台假货比例高达90%(聚美回应是行业竞争对手恶意抹黑);然后在2014年的7月份,供应商祎鹏恒业被曝通过伪造品牌授权书和报关单等,销售假冒服装及手表,聚美优品正是其合作电商平台之一。公司随即下架了该供应商提供的所有商品。

之后,还有爆料指聚美优品平台真假商品掺杂进行销售。

受真真假假的爆料消息影响,聚美优品的营收自2016年开始出现负增长,规模由2015年的73.43亿元减至2018年的42.8亿元(当年营收同比跌幅扩大至26.27%);净利润亦由2014年(下图2014年以美元统计)上市当年的0.66亿美元跌至2018年的人民币1.18亿元(约合0.17亿美元)。

(图源:同花顺iFinD)

与此同时,2016年-2018年期间,聚美优品的活跃客户亦从1540万跌至1070万;新客户数由900万跌至610万。2018年,平台电商业务订单量为3800万,较此前一年的6350万大幅下滑。

公司近几年的存货周转率除2013年及2017年外,一直保持在50天以上的水平。

(图源:同花顺iFinD)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4月,公司原CFO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公司随即宣布在物色到继任者之前将由陈欧继任CEO一职,但截至目前为止,聚美优品似乎仍未“物色”到CFO好的人选,陈欧一直在兼任公司的CFO,而公司亦仍未刊发2019年的半年报。

而作为最早的一批网红,陈欧本人在网络上亦似乎已经过气。在2017年的一期《吐槽大会》上,脱口秀演员李诞曾明指有一位节目嘉宾临时爽约,并就此进行了一番犀利吐槽。虽然节目后期作了有关处理,但从李诞的描述来看,该名嘉宾的身份似乎已呼之欲出。

(图源:网络)

有人说,聚美优品现在从流量规模来看,已经变成了“微商”——活在微博上的电商。虽有戏谑成分,但也不能说没有平台自身的无奈。

2013年,聚美优品在B2C网络零售市场中曾一度占有22.1%的份额,而至2016年,该比例只剩0.7%。

如何解垂直电商之困?

实际上,为彻底摆脱“假货”的传言,平台曾作出多种尝试:如砍去营收占比48%的平台业务,转为自营(令2015年营收同比录得增长)。之后,公司又开始打造自有品牌。但之后几年的业绩表明,公司打造自由品牌的尝试并不算太成功。

分析指,平台在成立前几年的增长主要仰仗网购人口的增长红利,当红利枯竭之时,品类单一的垂直电商用户粘性不足的缺点就会凸显。此前主打母婴电商的红孩子、主打运动鞋的乐淘,无一不在大浪淘沙中销声匿迹。

相比之下,综合电商平台品类多、规模大,在规模效应之下,可拉低单位流量成本,并通过强运营能力构成品牌护城河。在与综合电商的竞争中,垂直电商在成本控制上就很难占有优势。

而现在提起美妆垂直领域的电商,大多数人估计会想到的是通过普通用户分享+KOL推荐形式带货的小红书。而相比之下,聚美优品传统电商推介方式似乎有些与时代脱节。

(图源:聚美优品官网)

在垂直电商不再吃香的情况下,陈欧也曾尝试进行业务转型,如成立影视公司进军电视行业、试水智能家居领域,及战略投资共享充电宝“街电”等。陈欧表示,该等投资与聚美获得终端客户及流量上面起着非常大的补充作用,将是聚美平台的流量和品牌巩固的重要环节。

但显然,聚美至今依然停留在“微商”层面,流量并未出现可观增长。

如前文所提及,早在2016年2月,陈欧以及红杉资本联合就曾联合拟对公司进行私有化,在遭到中小股东反对后,陈欧不得不在2017年撤回了私有化要约。关于提出第二次私有化的原因,聚美方面内部人士透露,主要是考虑公司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多次提出进行私有化,及目前公司小盘股流动性较差的因素。

而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认为,其私有化只有一个理由——股价低。但其同时亦表示,本次私有化与四年前相比,相同的地方在于该私有化价格仍然较低,难以得到市场认可,但不同之处则在于现时电商市场亦发生了许多变化。

对于CEO已过气、去年财报迟迟无法披露,且美妆电商主业已渺小如尘埃的聚美优品来说,这次如愿退市,专心发展的可能性是不是会更大些呢?

猜你喜欢